科技前沿

谢其章:谈毛边本的“前世今生”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6-09 00:2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今天跟大家谈一谈“毛边本”。

谈到”毛边本“就要从它的定义说起。由于现代的铅印平装书对于我们来说是舶来品,而线装书才是我们的专利,所以谈起“毛边”的定义,还是要遵从西方的说法。有学者认为是在早期欧洲,一些出版社为贵族阶层专门制作毛边书。法、俄、英、德称毛边本为“未切本”,定义是:书籍出版后,有经装订而书页尚未切开的,称为“未切本”,这在法文书中甚为流行。我们叫习惯了的“毛边本”之“毛”,实际就是西方定义的“未切的边”。

“毛边本”也叫做“毛边书”,书籍版本之一,属装帧范畴,如同封面、扉页、字体、行距、插图一样,它们共同完成了一本书的外观和内在,只不过很多人习惯了切边本,也就是我们常见的普通本。当读者第一次看到毛毛糙糙的没有裁切书边的图书时,可能会很诧异。实际上,将书边裁齐是印书车间的最后一道工序,除非作者特别嘱托了“别裁边”,工人们是不会忘了这“最后一刀”的,忘了就是废品。

关于我国“毛边本”的溯源,一般会归为鲁迅先生等现代作家的爱好和实践。鲁迅先生与周作人合作编译的《域外小说集》初版本(1909年在日本东京印行),常被作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早的毛边本。

鲁迅先生在他的文字中时常显露对于毛边本的喜爱,甚至自称“毛边党”。

1935年4月10日他在给曹聚仁的信上说:“《集外集》付装订时,可否给我留十本不切边的。我是十年前的毛边党,至今脾气还没有改。但如麻烦,那就算了,而且装订作也未必肯听,他们是反对毛边的。”同年7月16日他写给作家萧军的信中说:“许谢谢你送给她的小说,她正在看,说是好的。切光的都送了人,省得他们裁,我们自己是在裁着看。我喜欢毛边书,宁可裁,光边书像没有头发的人??和尚或尼姑。”

1935年4月10日鲁迅致曹聚仁信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