军事新闻

对伪科学至少还要斗100年

发布日期:2022-01-12 20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近日,一篇名为《熟鸡蛋变成生鸡蛋(鸡蛋返生)——孵化雏鸡的实验报告》的论文在网上持续引发关注。据悉,“熟蛋返生”论文作者郭萍已辞职,涉事培训学校被停业整改,刊发“熟蛋返生孵小鸡”论文的《写真地理》杂志亦停刊整顿处理。

  看到“熟蛋返生孵小鸡”,又想到当年“打鸡血”的公案,就由此谈起。“打鸡血”,现在常用于形容情绪异常兴奋的狂热状态,却曾是一种真实存在的伪科学保健疗法,即将鸡血注射在皮下肌肉,发明者宣称液体蛋白进入人体所引起的免疫反应,对诸多疾病有疗效。鸡血疗法,在1967年至1968年风行一时,许多城市医院门诊出现人们抱着公鸡排队打鸡血的奇观。

  “特异功能”进入大众视野,始于上世纪70年代末发现的“耳朵识字”,在1980年,全国至少有68家报纸和刊物宣传了“耳朵认字”,新闻电影制片厂还拍摄了影片《你信不信?》,介绍了全国十一位“具有特异功能的人”,该影片在电视台播映,影响很大。

  也是在这一年,辽宁本溪桓仁铅矿的推煤工人张宝胜,靠着“鼻子认字”的魔术,被辽宁本溪市科协“发现”,正式出山。1982年,张宝胜被召进北京,次年6月,被正式调入国防科委下属的507研究所,号称是“中国超人”。

  1984年,媒体刊文宣传严某,称之为“神医”,说他可以释放“外气”,通过遥控的方式为病人治病,包治截瘫和癌症,能在几分钟之内让瘫痪多年的病人站起来。能向2000公里外发功、改变分子结构,甚至扑灭了大兴安岭大火。严某称“与一些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合作,在横跨高能物理、基础化学、生物科学、遗传工程等重要学科领域内,纵涉宏观物质运动、微观分子、粒子结构,成功地进行了几十项重大科学实验。其中每一项都能引起现代科技革命”。

  1984年3月,哈尔滨司机王洪成宣布发明“水变油”,号称是中国的第五大发明。王洪成对外宣称,他研发出了一种特殊的母液,只要将母液按照1比100000的比例放入水中混合后,即可制成“水基燃料”。这种母液后来也称作“洪成基液”,他自称是一种水基燃料的膨化剂,一点就燃,热值比普通的柴油和汽油高,成本很低,因为由水直接转化为油,燃烧后对环境没有污染,具有一定的环保意义。要在四分之三的水中加进四分之一的汽油,再加进少量配置的“洪成基液”(或称“水基燃料膨化剂”)就可以变成“水基燃料”,一点即燃,热值高于普通汽油、柴油,且无污染,成本极低。王洪成在各地以表演方式推广“水变油”,日渐成名。

  1986年,做过工人、当过话剧团演员的张香玉,从青海来到北京,推广“自然中心功”,此功号称能看透人体,可与万物对话,张香玉自称依赖此功见过玉皇大帝和观音菩萨。约在1988年,她被“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”聘为“特约会员”,随即成立了“自然中心功研究所”,开始“万人授功”课程的商业运作。

  《科技日报》旗帜鲜明地对“特异功能”现象提出质疑,提出要以科学为准绳、以反复实验为检验,站在了反伪科学斗争的前列。1988年3月,应科技日报社之邀,由美国、加拿大科学家和世界著名魔术师组成的“异常现象科学调查委员会”一行6人来到北京。这个国际性的教育组织,20多年来已对世界各地的超自然现象、超感官能力、意念致动,以及不明飞行物、占星术、尼斯湖怪、百慕大三角之谜等都作过认真考察,还未发现一例真实的、经得起科学检验的“超常现象”。

  “异常现象科学调查委员会”来到中国以后,从北京到西安再到上海,考察团考察的所有“特异人”的功能全失败了,著名魔术师詹姆斯·兰迪很快看穿了这些低级小魔术,于是他拿出1万美元支票,说谁能在他面前表演超自然功能,支票就奖给谁。当时大师如云,却无一人应战。

  1988年7月19日,《科技日报》发表“对于声称异常现象科学调查委员会”考察团成员库尔茨和肯特列·弗莱兹尔在中国考察时的演讲,指出:迄今为止,“超感官能力”还未在实验室得到证实,而在这一领域一直存在的问题是弄虚作假和欺骗。7月23日,《科技日报》发表“对于声称异常现象科学调查委员会”成员、心理学家阿尔考克关于《人们为什么会相信?》的报告,同时发表的还有介绍魔术师兰迪的文章和科技日报记者采写的报道《以科学的态度探索未知》。

  上世纪90年代初,特异现象又一次卷土重来,形成热潮。知名作家的《大气功师》《生命特异现象考察》等书籍畅销一时,文中宣称气功大师陈云林可以透视检查卫星火箭的内部,对卫星火箭发射成败进行预测。一些大师还宣称可以对奥运会申办是否成功进行预测和施以能量,可以对海湾战争局势乃至香港“九七回归”局势进行预测。

  王洪成的“水变油”以表演作诱饵,大规模生产为幌子,与多家企业合作,诈骗金额已不下4亿元人民币,使多家企业损失惨重。

  面对各种伪科学甚嚣尘上,新闻界、科学界的有识之士联手站在维护科学尊严斗争的前列,在1995年夏季打出组合拳。1995年5月23日,《人民日报》发表《把破除迷信的宣传提到议事日程》,6月下旬《科技日报》连续发表《迷信图书为何充斥市场》等有关科普内容的系列调查,7月24日,《光明日报》发表《旗帜鲜明地反对迷信》,7月26日,《工人日报》在头版刊发《科学殿堂不容玷污》等一整版文章,随后,又在头版连续发表了《坚决反对伪科学》《赛先生,不能沉默》等五篇评论员文章。

  1995年,第6期《中国青年》发表文章《向伪科学宣战》,随后《天津日报》发表《要拜,就拜赛先生》,《文汇报》发表《赛先生任重而道远》。新闻界担起了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。

  于光远、龚育之、周光召、朱光亚、王大珩、邹承鲁、潘家铮、庄逢甘等一批科学界的学者,旗帜鲜明地呼吁:捍卫科学尊严、科学精神、科学良心。科学家认为,捍卫科学尊严、破除愚昧迷信是重要而又紧迫的任务。

  许多年过去了,期间又出现过舞蛇弄怪的大师王林,被众多明星、大佬、富贾乃至地方领导簇拥膜拜。

  于光远先生当年将他的散文随笔自选集定名为《对伪科学至少还要斗100年》。

  让我们重读一下1915年《青年》杂志的发刊词:“国人而欲脱蒙昧时代,羞为浅化之民也,则急起直追,当以科学与人权并重。……凡此无常识之思惟,无理由之信仰,欲根治之,厥为科学。夫以科学说明真理,事事求诸证实,较之想象武断之所为,其步度诚缓,然其步步皆踏实地,不若幻想突飞者之终无寸进也。宇宙间之事理无穷,科学领土内之膏腴待辟者,正自广阔”。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