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咖名流

怼完不打疫苗的人小马哥的支持率居然升了!首位跨性别市长计划竞

发布日期:2022-01-11 11:3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一天早晨,一个四岁小女孩和她的母亲正在花园中玩耍,突然,小女孩发现草坪里躺着一个布娃娃,她跑过去将它捡起来。

  这个布娃娃长得十分恐怖:眼睛睁得大大的,嘴巴也张得很大,一只手臂被砍断了。小女孩吓得赶紧扔掉。

  src=小女孩的爸爸名叫让 - 马克 · 祖莱西(Jean-Marc Zulesi),是一名议员。当他拿到这个恐怖的娃娃时,立即知道是谁干的。

  去年 12 月 27 日,他收到了一封恐吓邮件,里面写着:你将在公共道路上被斩首,你的血会流到柏油马路上,你的头会流到下水道里,这将是卫生独裁统治的糟糕结局。

  几天前,他又收到一封来自 的匿名邮件,上面写着:我已经武装到了脖子。小心你要投出的票,最好不要按错按钮。

  src=祖莱西并不是唯一一个收到这种恐吓的议员,来自塔尔纳省的议员玛丽 · 克里斯汀(Marie-Christine)也收到过言辞激烈的邮件,她被骂成是 妓女、婊子、纳粹、通敌者。

  但这些都没能吓倒她,她说她会继续前进,这些威胁并不会妨碍她。尽管前行的路很艰难,但她一点都不怕。

  在她居住的社区里,她发现墙上贴着标语牌,上面写着:马克龙的女议员投票赞成健康通行证。

  src=这种事情越来越多,引起了当局的注意。去年十一月,国民议会为每位议员们安排了一位 协调干事 ,内政部长杰拉尔德 · 达马宁要求各省省长 加强监控 。2021 年 7 月,巴黎检察官办公室开始对议员受到死亡威胁的案件进行调查。

  迄今为止,这项调查涉及250 起与防疫措施有关的投诉(疫苗接种、通行证),有 150 多名受害者,其中绝大多数是议员。自 2020 年以来,仅国民议会议长理查德 · 费朗(Richard Ferrand)一人就以个人名义提出了至少六项申诉。

  去年 9 月,议员圈子里流传着这么一张图片,图片上写着: 今天中午,我的狗成了这般模样。它在我的房子里受伤,它的左眼被刺穿,眼珠脱离了眼眶。那晚我恰好去了巴黎。

  狗的主人提出了申诉,她也收到过死亡威胁。目前,此案正在调查中。另外,她所在的社区有一些建筑被恶意破坏。

  src=议员伯纳德 · 乔米尔(Bernard Jomier)是一名医生,他投诉说: 有人公布了我的诊所地址,并注明我接待病人的日期和时间。

  有一次,在参议院的办公室里,电话铃响了,他拿起了电话,电话的最后,一个陌生人大声喊道: 如果这种情况继续发生,我就开枪打死你。 议员打开了免提功能,警察也在身边,他们录了音留作证据。

  激进者的言辞越来越极端,议员受到的威胁还包括让他们亲人死亡。12 月 24 日,警方收到了一个新的投诉,议员收到的邮件里有他的确切地址,邮件里还说他的家里将会有一个 17 岁男孩的尸体。该议员的儿子今年刚好 17 岁!

  就在马克龙说完那句我真的很想激怒那些未接种疫苗的人之后,反疫苗者被彻底 激怒 了。昨天,数万人在法国多个城市。反健康通行证的游行进行了好几个月,但昨天的游行更为暴力,或许这也和总统的愤怒言论有关。

  src=就在法国社会舆论被马克龙的一句话引爆时,很多人或许以为马克龙这下完犊子了,支持率肯定下降。

  根据易索普研究所的一项研究,现任总统马克龙将在 2022 年总统竞选的第一轮投票中获得26% 的选票。

  上个月,调查显示马克龙的支持率是 25%,也就是说:在马克龙发表了争议性很大的言论之后,支持他的人更多了。

  src=其他候选人的支持率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:埃里克 · 泽穆尔的支持率不停地下跌:第一次下降到 15%,第二次下降到 14%,现在下降到 12%。而玛丽娜 · 勒庞(Marine Le Pen)的支持率仍然保持在 17%。

  就在泽穆尔的支持率不断下跌的时候,有人想借题发挥了。口号是:更多的爱,更少的泽穆尔(Plus damour, moins de Zemmour),法国历史上首位跨性别女性市长计划竞选法国总统。

  这位懂爱的市长名叫玛丽 · 考(Marie Cau),她是北部省 Tilloy-lez-Marchiennes 市的市长。2020 年 5 月,她成为法国历史上首位跨性别女性市长。

  工作了一年多之后,市长的职位显然不能满足玛丽的要求了,现年 56 岁的她想要成为 2022 年总统候选人之一。

  现在,她还不确定是否能找到竞选所需的 500 位赞助商,但她想在竞选活动中传达出仁慈的信息。

  src=她说,在她当选市长后,她收到了很多关于她演讲的积极信息,她想把这些积极的信息传达给其他人,告诉他们 你并不孤单 。

  玛丽 · 考想跟所有的人对话,不管是还是,但她有一个优先事项,那就是:拦住极,他们是极其危险的人物。她还希望总统候选人瓦莱丽 · 佩克雷斯(Val é rie P é cresse)能够清楚自己的立场,不要和埃里克 · 泽穆尔(Eric Zemmour)同流合污。

  当主持人问起,她在工作时有人会谈论她是跨性别者吗?她笑着回答说:人们都是务实的,他们更担心路上的坑。

  src=如果能成为总统候选人,玛丽 · 考说她希望把重点放在 紧急情况 上,比如欧洲的地缘政治局势和全球变暖问题。她总结说:我会和所有人一起工作,我想要的可不是 500 个签名。

  2019 年,《每日邮报》刊登了梅根写给关系疏远的父亲的一封信,引发舆论热议。梅根对此非常不满,她认为那是她的私人信件,《每日邮报》无权将它公之于众。

  2021 年 12 月底,判决结果出来了,梅根胜诉了。英国《每日邮报》在头版中向梅根致歉,与此同时,该报还要向梅根支付一英镑作为象征性赔偿。

  梅根对这样的结果非常满意,她表示: 这不仅对我来说是一场胜利,对任何曾经害怕为正义而战的人来说也是一场胜利。

Power by DedeCms